UPTOP GROUP
内容详细  
 
 

 

 

 

 
跳过导航链接

 

季风书园读书俱乐部—书讯337期
2013年12月27日    阅读次数:2242

 

 

编后小记


  

本期编后先预告两件事,一是下周元旦,书讯停刊一期,在2014年的第一期,我们将出版2013年的年度特刊,同时评选出2013年的“季风好书”,望诸位关注。


这段时间新书不多,好书也不多,但三辉最近的两本新书还是很值得说,一本是徐贲的《明亮的对话:公共说理十八讲》,另一本是赵川的80、90年代纪事,《激进艺术小史》。


先说徐贲这本。


徐贲先生的这本著述在三辉已经快两年了,迟迟不能出版,现在终于由中信推出,还是很钦佩中信的眼光和勇气。“公共说理”是一个很平实的词,似乎没什么可说的,但其实,这在我们这样的社会中始终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。这是因为说理不是宣传、不是自说自话、尤其,不能强加于人。说理需要尊重对方,有说理的方法,有道德上的节制,所以,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更重要的是,在公共事务上、在公共生活中,以说理的方式来获得共识,是人类迄今为止唯一所知的给所有人带来福利的方法,这种方法,也就是民主的方法、将公共意见合成共同体意志的方法。


然而这种方法,在我们这儿却是非常陌生的。这固然有前几十年密不透风的言论禁忌的关系,但即便在最近的20多年,人们在“非政治性”的公共问题上似乎已经可以比较自由的言说,但说理尤其是公共说理这件事并没有自然产生,人们更习惯的是那些宣传的语言和文体,而且,甚至将这些宣传当做了说理。比如,书中有这么一段:


“在中国,话语的私域和公域区别十分模糊不清,以至于公域话语时常受到私域话语的不当影响……最典型的文本就是《雷锋日记》……《雷锋日记》中的话是雷锋写给自己看的,是一种私域写作。雷锋说‘处处听党的话,坚决地、无条件地做党的驯服工具’。他省略的主语是‘我’。无论雷锋对自己提出什么要求,那都是他自己的事,‘我与我’的话语是无须作公共说理的。但是,如果雷锋是对另一个人说话,说‘你’必须这样、必须那样,他就必须给对方一些充分的理由,那就是公共说理。”“但我们中小学课本李有不少与雷锋日记相似的话语文本,它要求的是,雷锋怎么做,你也怎么做,雷锋怎么想,你也怎么想。除此之外,你不再需要其他理由,也不需要问为什么。”


这就是将宣传当做说理的典型例子。徐贲在这本书中用了大量的例证,详尽地帮助我们辨清什么是宣传、什么是悖谬、什么是话语伦理,等等、等等,以及,我们又该如何进行公共说理。这本书可以帮助我们建立起码的公共话语理性和公共交往伦理,在这个社会艰难转型的时刻,不啻是我们最需要的知识和教养。


 


赵川的《激进艺术小史》是一本地方性的激进艺术小史,仅仅讲了上海,时间大致从80年代到90年代。赵川文字功夫很好,这本小书还配了很多照片,当年参加其中所提的活动的朋友,也许还能从照片中找到自己年轻时的样子。过几天我们会为这本小书办一场活动,谈谈那个年代的人和事。

  上海季风书园读书俱乐部

  2013.12.25

本期下载:
 
 2、百度网盘下载地址
(往期书讯下载步骤:打开上面链接——在页面左边的“书讯下载”栏目中点击“下一页”——点击所需书讯,开始下载)

       季风书园邀请您参加精彩的讲座。欢迎关注上海季风书园读书俱乐部豆瓣小站:http://site.douban.com/jfbooksclub/room/552241/
 

欢迎关注季风微信公众平台:jifengshuyuan520
 

当前第0-1条,共0条评论 ,我要评论
昵称      




 

集团官网 |  人力资源 |  党员组织 |  工会组织
华美集团(国际)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 2007 UPTOP Inc.All Rights Reserved